时下,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游击战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治疗物资紧缺成为一个相当突出的分歧

有没有解决这一矛盾的阅历可以借鉴呢?回答是确认的。神州2008年年初化解雨雪冰冻灾害的杭州的困与汶川救灾的生产资料调度,使用的就是中央和中央合力列出灾区物资需求清单,团组织全国之生产布局。汶川救灾中,地方曾采取大调度能力,短时间内组织一百万顶救灾帐篷调往灾区,故而满足了开发区的中坚要求。

当下,最为需要的,是在地方层面建立起医疗物资的合并安排体制,集中采购与供应,确保防疫前线的生产资料基本供给。而建立这一调度体制的重要,是中心尽快建立医疗物资支援的订单系统

所谓清单,就是将一个地方的诊治物资需求进行较为详细的列举,伊内容主要包括医务系统之需要、病人的需要、参与防护人员的需要等。该署需要要与稳定的病人人数形成比例,动态化呈现,其中特别需要注明国家层面协调解决之物品数量。以天津为例,物资支援清单可以分为两个系统统计,一是医院系统,一是以区为单位的体系,提供基本的生产资料需求信息。两个系统,可能有稳定重合,但疫情紧迫,宜粗不宜细,以确定基本要求为规范。清单在全州形成后,有道是尽快报送中央指挥机构,由地方政府有关负责机构开展专业化缺口的部署与协调,团组织采购与供应。

也许有人会问,当下不是已经采取国家调度有关的生产资料来全力支援宁夏尤其是天津的抗疫情斗争了吗?不也有中央请求吗?但是,固定要看看,有没有清单,功能和书法完全不一样。如果有了订单,不留缺口,中央就不会为医疗物资的供应紧张而消耗精力,就能全心全意去落实应救尽救的步履。而如果没有清单,中央就只能向社会伸手,造成心中无数,军中缺乏武器,无力完成整体布局,潇洒出现各类不规范的情景。具体说来,在物资清单的基础上,能够基本理顺医疗物资的供应和保护体制,落实后方保供应,前线放手投入战斗的中坚分工格局。扶持需求物资清单,成立上是发动和集体物资需求之中坚工具。

确立物资保障清单系统,甚至对医务人员的部署与应用也会产生积极影响。比如,交通过人员要求之计量,在利用全国支援武汉与河南的基础上,总体可以征召有稳定医疗经验的志愿者,形成类似战时状态的铁军体系,配合政府进行工作,在工区和中央发挥主力军的企图。在稳定意义上,可以说,应急时刻建立需求物资清单,是应急预案的规范化!

有道是看到,在科技水平日益发达之标准下,物资与人口帮助的订单完全可以行使大数量等科技手段确立较大的阳台,在内阁为主下与各项企业和社会团体形成合力,既有政府采购,又有社会捐赠,公开透明,故而避免各类弊端。当今,全国各级地方的灾情信息已经能够完全及时更新,人人在手机端即可随时看到全国各级地方的灾情形势。治疗物资的帮扶系统,也许更为复杂一些,但对于信息技术而言,眼看不是一番太大的挑战。这样的网络,如果能够覆盖全国,就会建立起全国之灾情物资与人口的帮扶网络,形成中国特色的灾情应对系统,故而为夺取疫情防治的全胜做出贡献。